<form id="vznxl"><nobr id="vznxl"></nobr></form>
<form id="vznxl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vznxl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vznxl"><listing id="vznxl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
    

      <form id="vznxl"><nobr id="vznxl"><meter id="vznx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     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     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      百戲盛典“新三年”啟動,著重從普及展示走向精品培育,進一步繁榮戲曲“藝術文化之林”—— 

      看百戲“雁陣”的昆山“頭雁”擔當

      □蘇報駐昆山記者 朱新國 占長孫

      舞臺之上,一黑一白反差強烈,從《溯源》《秉志》,到《鐫心》《取義》,每一折都分為“晝”“夜”兩部分,在現實空間與心理空間的切換中,演繹革命先輩寧為信仰犧牲的風骨與正氣。昨晚,現代昆劇《瞿秋白》拉開了2022年戲曲百戲(昆山)盛典的序幕,也賦予了昆曲這個“百戲之祖”帶領各劇種再出發的特殊使命。

      昆山發揮“昆曲故里”的意識自覺,從2018年開始連續3年推動全國348個戲曲劇種以及木偶劇、皮影戲兩種戲劇形態實現“大團圓”之后,再次啟動百戲盛典“新三年”,著重從普及展示走向精品培育,為繁榮戲曲“藝術文化之林”貢獻昆山力量。

      從“昆字號”到“國字號”,戲曲“雁陣”找到新“家”

      明朝年間,被譽為“曲圣”的魏良輔改革昆山腔,創制水磨調,使得昆曲迅速流傳開來,形成“四方歌者皆宗吳門”的盛勢。蘇州本地更是“家歌戶唱尋常事,三歲孩童識戲文”,興盛時期昆班林立、戲館遍地。

      “前三年”百戲盛典期間,全國各地累計1.2萬名戲曲演職人員從天南海北奔赴昆山參演,上演了“百戲朝宗”的景象。尤其是2020年,百戲盛典升格為文化和旅游部、江蘇省政府主辦,意味著“昆字號”的戲曲盛宴上升為“國字號”的文化行動。

      在管理學中,有一個“雁陣效應”,意為雁群在排成人字陣或一字斜陣飛翔時,后一只大雁的羽翼能夠借助前一只大雁的羽翼產生的空氣動力,使飛行省力,并確保整個隊伍飛行最快。如果將百戲盛典比做一個“雁陣”,那么,昆山就是“頭雁”。

      “百戲盛典是中國現代戲曲發展史上開天辟地的大事,可謂盛世之作、盛況空前。”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副所長鄭雷表示,今年百戲盛典還將舉辦“天下第一團”青年表演人才傳習班,組織全國僅有一個國辦團體的劇種主要演員來昆山參加培訓,成為“四方歌者皆宗吳門”景象的新演繹。

      不僅搭舞臺,還要打造全國性交流陣地。昆山以舉辦百戲盛典為契機,成立昆曲發展基金會,建設百戲林公園,接收到各參演單位捐贈的代表性藏品4400余件。昆山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局長蘇培蘭透露,正在建設的昆山(中國)戲曲博物館已經完成工程的80%,預計明年9月開放,屆時將讓全國348個劇種在昆山真正擁有一個“家”。“接下來,昆山將著力打造戲曲精品劇目的展演地,吸引各方戲曲人才,使昆山成為傳播戲曲文化的重要基地。”

        在百戲盛典開幕式上,大型現代昆劇《瞿秋白》精彩上演。(圖片由昆山市融媒體中心提供)

      在百戲盛典開幕式上,大型現代昆劇《瞿秋白》精彩上演。(圖片由昆山市融媒體中心提供)

      從一臺戲到一個生態,“集群效應”激發整體內生動力

      當前,戲曲創作在全國存在的發展落差,幾乎與經濟發展差異一致。從區域戲曲發展角度來看,經濟發達的東部地區、沿海地區在區域創作態勢、發展條件、創造活力、市場探索等方面,整體優于中西部內陸地區。而從劇種藝術發展格局而言,大量偏于一隅的鄉土劇種在保持其非遺屬性之時,生存活力有限,劇種文化品質和藝術潛力亟待激活。

      百戲盛典依托“集群效應”,在將自身打造成一個擁有巨大流量的文化IP后,再與各戲曲劇種和劇團分享自身創造的流量價值,最終激發戲曲行業整體的內生力。

      “文化生態問題是最重要的問題。”山東省原文化廳副廳長、山東省戲劇家協會名譽主席陳鵬說,百戲盛典大致分為三個階段,從最開始的全國戲曲普查,到各劇種集中展演,再到如今推動國家各項劇種扶持、人才培養等政策制定實施等,這是一個環環相扣而循序漸進的過程,缺了任何一環都無法實現最終目標,而百戲盛典為戲曲文化生態奠定了基礎。

      據統計,三年來百戲盛典現場觀眾達11萬人次,網絡媒體直播點擊觀看量超1.5億次;文化和旅游部100多位戲曲專家分批次來昆山看演出,發表100多篇文章。“正是得益于這樣一個平臺,更多的人知道原來我們的戲曲這樣美,千萬不能丟。”晉劇代表性傳承人謝濤表示,在他認識的朋友中,有的本已脫下劇服去了企業上班,在百戲盛典的舞臺上重拾自信后又回到了劇團。而隨著社會的大量聚焦,當地政府也進行了專項調研和扶持。

      加大資金幫扶、組織跨區域演出、重大活動邀請……百戲盛典的舉行,同樣讓衛調花鼓戲、揚高戲等劇種有了新生機,開展了大刀闊斧的改革,編創了緊跟時代的新戲,使得老戲開始萌發新芽。

      就昆山自身來說,近年來,昆山用于昆曲保護傳承資金達1億元以上,并制定實施《昆山市昆曲發展規劃(2018~2022)》,明確實施“昆曲發展”基礎建設六大工程23項工作,啟動昆曲進酒店、進景區、進特色街區“三進”工程,形成多部門協同、多產業融合、城鄉一體發展的昆曲保護工作機制,昆曲迎來了發展好機遇。

      從“一眼白發”到一票難求,戲曲“破圈”迎來新生代

      “在最好的年紀,于最好的地方,遇到了最好的時代。”作為將在今年百戲盛典登臺的全國戲曲表演優秀領軍人才之一,昆山當代昆劇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、國家一級演員由騰騰這樣感慨道。12歲就進入藝校的由騰騰已登臺無數次,在她印象中以前臺下觀眾一眼看去幾乎都是白發老者。觀眾比演員年齡大許多,說明觀眾固化成了特定人群。

      年輕觀眾去哪里找?2019年,由騰騰加盟昆山當代昆劇院,也是百戲盛典進入的第二個年頭。“看到那么多中青年白領三五成群走進劇場時,我心里默念,戲曲的春天來了!”她說。

      前不久,在赴江蘇大劇院參加江蘇省基層文藝院團優秀劇目展演時,昆山當代昆劇院改編的昆劇《浣溪沙》引爆金陵,1600多張票被一搶而空。由騰騰說:“看得出來許多年輕人都用心看、用心品,而不是為了趕新潮。光是謝幕就用了3分鐘,很多人不舍得離開。”

      好的戲曲演員需要培養,好的戲曲觀眾同樣需要培養。但讓許多戲曲界人士沒想到的是,戲曲“破圈”的速度如此之快,他們站立的舞臺正大力擁抱年輕演員,也加速迎來新生代觀眾。

      “觀眾和演員相互影響,好的演員會帶動好的觀眾,而好的觀眾會催生好的演員。”原福建省藝術研究院院長王評章說,百戲盛典集聚了一批最優秀的戲曲人,順著傳統文化復興的浪潮,戲曲藝術文化的“滿園春”未來可期。

      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      冬日溫暖送上門
      落葉如毯
      穿“冬衣”
      改行
      時光約會
      城墻影展
      大手伸进肚兜使劲揉捏h
      <form id="vznxl"><nobr id="vznxl"></nobr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vznxl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vznxl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vznxl"><listing id="vznxl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<form id="vznxl"><nobr id="vznxl"><meter id="vznx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